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刀剑乱舞 黎明日月(四十七)

食用须知:
1.本文来自于看过糖风太太后快饿死之下自割腿肉
2.刀剑性格主要来自花丸和刀剑游戏台词,5000战无莺丸的我笑而不语。等什么时候他到手了估计才会出场。
3.可能没逻辑。可能ooc。语法一塌糊涂。不能接受请退出,玻璃心倒地哭泣
4.想到再加
5.男审他苏,大写的苏!
6.忽然意识到私设众多

大概是个治愈文。所有虐都是以前!以前!
cp三日月x男审高亮瞩目! 


第一章




大和守安定的呼吸猛然急促起来。

他试着张了张嘴,发觉自己能开口了:“是...的。”

“是的!主人!

他本来清秀的面庞涨到通红,眼睛惊人的亮。

 

“来。”

明曦淡淡说。他张开右手五指做了一个拔刀的动作,‘大和守安定’便出现在他掌心,与之同时不远处付丧神的躯体化为烟尘。

看不清容颜的审神者轻轻挥了几下这柄冲田总司的爱刀,在所有人灼热的视线中一刀划下——

雪亮刀光充斥天地!

 

血花四溅。

 

明曦垂下还滴着血的刀刃,微微眯起眼。

前任审神者仰面倒在他面前,迸裂的鲜血脏器流了一地。这坨被劈成两半本该成为尸体的东西正在挣扎蠕动。他两边脑袋上的眼珠转了转,好像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后很快两只手都开始乱挥,试图把自己的身体拼回去。

 

....有趣。

明曦这么想着,愉快的举起手又挥了一刀——像切蛋糕一样,一竖一横两刀把前任切成了四块。

他还完好的手脚动的更厉害了,在地上又抓又挠想要撑起自己破碎的身体。脖颈处被切成两半的气管还在颤动——是想说什么?

 

嗯....

明曦偏了偏头。

“等上一会儿他大概能把自己拼回去,”他扔开打刀,一边转身一边说着,“给你们三天,自己玩吧...”

随着他的动作刀剑们身上的禁锢迅速瓦解。他们呆愣地看着第一次见面的主君“走”回三日月身边,被太刀打横抱起。

“哦——对了。”明曦在三日月怀中闭上眼,声音回荡本丸之中,“有仇有怨都报了——完了收拾干净。”

他等了片刻付丧神们也没有任何反应,自觉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的审神者打了个哈欠,拍拍三日月的袖子就要回中庭去。

 

“您等等——大将!”

眼看着审神者要走了,药研恍若大梦初醒,几步上前挡在三日月面前,眼眶仍是通红。

“......嗯?”

明曦抬眼看他。

“您的腿,”药研咬咬牙,“药研失职!竟没能意识到您身体不适...能否请您让我看一看...”

他低着头说着,声音低而坚定。

“不必...”明曦话还没说完,三日月已经被行动起来的短刀们包围了。

“药研哥很厉害的!主人您让药研哥看一看...”

“大将,我是平野,您还记得...”

“主上!您头发好漂亮....”

短刀们没有提一句为什么看不清明曦脸之类的话,只是把明曦团团围住不让他走。

 

开玩笑,千载难逢羲和大人出一趟门,不趁此时亲近大人更待何时?

那什么三日月,天天跟羲和大人呆一块他们才不嫉妒呢。

一点不嫉妒。

根本不嫉妒。

哼。

至于地上那堆肉...三天时间呢,不急。

 

而且...

不只是短刀,反应过来的刀剑们心中俱是悔恨。

没有一把刀——尤其是天天和审神者的三日月也没有——发现羲和不便于行。

这是何等的愚蠢何等的疏忽啊!

一边享受着审神者给予他们的好处和便利,一边对明显异常的现象视若无睹;一边说着审神者懒散过度,一边连为什么都不去想一想?

这若是发生在别的本丸,足以让所有刀剑付丧神去鄙夷。

可偏偏...做出这种事的正是他们自己。

 

明曦看着围过来的刀剑们一脸自责:.....???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他刚想问三日月,一抬头发现总是笑盈盈的太刀也紧蹙双眉满脸阴沉。

 

明曦:......??????

 

“羲和大人,”一把太刀拨开人群走到明曦近旁,“我是今日的近侍,鹤丸国永。”

他微笑着,金色双眸闪闪发光。

“没想到第一天当近侍就能见到大人,十分荣幸。”

“...啊,”明曦花了点时间把这个名字从脑袋里挖出来,“是你啊。”

“不想让吾吃饭的那把刀。”

“.....”鹤丸脸上的表情裂了一下,“不是那样的,您听我...”

“哈欠....”

明曦一个哈欠堵上了鹤丸和所有围着他的刀剑们的嘴。

 

“好了,”终于调整好心情的三日月浅笑,“主上累了。我先去送主上休息,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他相当不讲理地直接往前走,仗着明曦在他怀里刀们不敢堵他扬长而去。

背后跟着满脸不忿又怕吵到明曦不敢说话的鹤丸国永。

 

 

“....啧。”

剩下的刀剑们目送他们远去,而后将视线投向那个已经有些愈合迹象的人。

“......我们的....”

“‘主人’啊....”

被慢慢围上来的刀剑们遮住了光线,他脸上眼球惊恐地转来转去。

 

 

 

三日月一路走着,终于能腾出脑袋来想一想他本来该想的事。

前任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从不知道这个无一是处的审神者竟有“不死”这样恐怖的特性。

“不是‘不死’。”明曦像能听见他在想什么一样,闭着眼睛慢悠悠开口,“有东西在保证他‘不会死’。”

“您是说...”

明曦没再解释下去,淡声道:“你们一直在打的那个....时间溯行军?”

“是?”

“明天抓一只带回来给吾。”

“这.....”

“不行吗?”

“......不。”三日月微笑,耳旁流苏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金光,“明天就为您带来。”

 

他没去想这后面有什么可怕的寓意,亦没有想这件事是如何的不合理...

主君有命,作为刀剑遵从就好了。

毕竟这位主人这么强————

这么美。

 

想起那漫天刀光下只有他看见的景象,三日月笑容愈深,眸中月色光华渐盛。

 

————那是比他第一次见到明曦时所见的更加震撼的美。

 

 

 

他脸上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杀意都没有。

他举起刀,他挥下刀——这动作对他来讲和拿起点心吃掉似乎没有什么区别。比起杀人,这更像是碾死蚂蚁或者切开水果那样不值一提的事。

 

前任的身体被劈成两半,血液自伤口里疯狂喷涌的时候三日月身体不自觉的紧绷,心脏快速跳动,这样血腥而利落的场面总是让刀剑们无比兴奋。而当他去看明曦的时候————

容色绝美的少年脸上仍是那副倦怠懒散的表情,烈焰燃金的瞳眸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他半阖眼眸立于空中,血珠每每快接近他就倏然消失...

 

—————如果世上有神明。

那一定就是这个样子吧。

 

三日月注视着明曦,目光里有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热度。

 

他太美。

他目眩神迷。

 

 

————我是分割线——————

不好意思久等啦~

以为会真的一刀首落吗?(斜眼笑)


另外!重大消息!!

我锻到园长了啊啊啊啊啊啊

他可以出场了!


珠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给大家惯例的么么哒~

♪(´ε`)

 

 


评论 ( 112 )
热度 ( 313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