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刀剑乱舞 黎明日月(四十)


食用须知:
1.本文来自于看过@糖风 太太后快饿死之下自割腿肉
2.刀剑性格主要来自花丸和刀剑游戏台词,5000战无莺丸园长的我笑而不语。等什么时候他俩到手了估计才会出场。
3.可能没逻辑。可能ooc。语法一塌糊涂。不能接受请退出,玻璃心倒地哭泣
4.想到再加
5.男审他苏,大写的苏!
6.忽然意识到私设众多

大概是个治愈文。所有虐都是以前!以前!
cp三日月x男审高亮瞩目!



那天三日月从中庭出来的很晚。
他出来时撞见路过的小狐丸,稻禾的眷属正满本丸找狐之助。
“不用找了,小狐。”
三日月笑眯眯道:“羲和大人有些事要它办。”
“......是吗。”小狐丸看着自己的兄弟,微微眯了眯眼,“你很高兴?”
 
三日月宗近满脸掩不住的笑意,眉宇间皆是快活自在。他站在月光下,整个人都好像发着光。
“哈哈哈哈...是啊。”
太刀掩嘴而笑,眼中月色光华隐隐。
 
小狐丸挑了挑眉。
三日月的笑容和之前不大一样了——有种从某种桎梏里解脱的感觉。
看来审神者做了什么啊...
 
“既然狐之助不是跑丢了,小狐我就先去休息了...”
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我是压切长谷部。前代主人因无法忍受犯错的司茶人,连同他藏身的架子一起一刀斩断,为了纪念这件事,便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可以的话,比起压切更希望您叫我长谷部。”
褐发青年恭敬躬身。
“因为那名字来源于前主人野蛮的举动。”
 
.....看上去无比正常。
三日月端着茶杯把长谷部扫了好几眼。
真的无比正常。
这样子的长谷部三日月从未见过。
衣着整洁精神饱满,身上气息平和周正,就连那双总是阴沉沉的眼睛也湿漉漉的....嗯?
湿漉漉的?
三日月又看了一眼长谷部扣的严严实实的衣领。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明曦也对长谷部的状态颇为讶异。
经过烛台切那么郑重的请求——他还以为会是一把精神状态相当不对的刀。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午饭过后长谷部和烛台切一起告退。

三日月走到明曦身边,悄无声息地跪坐在软垫上。眼含笑意注视着沉睡的少年。
这是明曦给他的补偿。



昨日。

“你想要什么?”
“?”
审神者靠在三日月怀里,半阖双眼:“吾言重矣。”
就是说惹哭了要补偿一下。
三日月垂下眼帘,眸色幽深。

补偿啊……
他倒是完全没有因哭泣不好意思,沉吟片刻就笑着对明曦做出了回答。
“一般近侍是要长时间待在主上身边的。”
“嗯?”
“您睡觉时从来不让我们留在中庭,”三日月故意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说,“能否请您准许……白天时我都可以待在这里呢?”


不得不说三日月对明曦的思考方式适应良好。
喜欢和补偿就送东西,不喜欢的就…揍(具体参见月读)。相当直接的处理方法。他应当是想不到送三日月什么了,才会问三日月他想要什么。
三日月毫不怀疑他要买光万屋明曦也会眼睛不眨一下说好。
毕竟明曦看起来就像完全不差钱的样子…


明曦抬头看了眼三日月。
……这什么奇怪的要求。
明曦见过的幼崽们,要起礼物可是毫不手软。什么羽毛啦鳞片啦,夸张一点的还对自己家长提出过一个界的要求。连当年明华要东西的时候,最次也是明曦一根头发。
………三日月就要待在房子里?
很快他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眼神柔软起来。

可怜孩子……
一定是没见过好东西,连要求都提不出来吧。

三日月:……他在想什么?怎么这么毛骨悚然?

“可以。”
明曦说完以后,就打了个哈欠。
“唔……吾要睡了……”
他花了一秒钟思考了一下要不要让三日月到旁边去。
………抱着很舒服啊……
又想想三日月大概连本丸都很少出……
恻隐之心被小小触动了一下的明曦把三日月脖子一摁,抱着他滚进被窝。

唔……早就想试一下这么哄孩子的感觉了。
果然很爽。
明曦也没管三日月僵硬的神情,倒头就睡。

剩下三日月一把刀睡也不是起也不是,踌躇了半晌,就着这个姿势看明曦睡觉看到下午烛台切送饭来。



房间里无比静谧,三日月放轻呼吸。


他的目光在明曦脸上游走,仔仔细细观察他每一个细节。从他浅金的睫毛到微蹙的眉头,从浅红眼尾到嫣红嘴唇。
………真是美啊。
不过……是错觉吗?

明曦的长相…好像是在变化的。
这变化微小而难以察觉,如果不是三日月最近经常刻意去看明曦的脸,他大概也不可能发现。

最明显的是他的发与眼。
它们从纯然的金逐渐掺上橘红焰色,一日比一日耀眼夺目。
长相则是很微妙的变化…
三日月说不上来具体是哪里变了,但整体的感觉确实是在变的。明曦一开始美则美矣,气质更偏向于精致纯然;现在眉眼顾盼间更多的是一种张扬华美,一挑眉一转眸俱是逼人艳丽。

………明曦当时怎么说的?
三日月沉思。
他还……未成年?




三日月穿过走廊,和狮子王在岔口道别。
后者甩着辫子蹦蹦跳跳往自己的房间去了。
“哈哈哈哈,真有活力呢。”
总是自称老爷爷——虽然在明曦面前是一次都没再说过——的太刀笑眯眯回过身。
“你说是吗…狐之助…先生?”

他背后,消失了两天的狐之助正舔舐自己的毛皮。
“咦?您在说什么呀?!”
小狐狸像是被三日月吓到了,浑身蓬松的毛发都炸了一下。
“您怎么忽然这么说?”
“……………”
三日月看着狐之助完全不似作伪的惊讶,脸上笑容一点点淡了下去。
怎么回事?
“你这两天去哪里了?”他好像单纯只是好奇地问,“小狐丸找了你很久。”
“您这是问什么啊,”这下换狐之助惊讶了,“那天您不是在吗?”

三日月:“……………”
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狐之助偏着脑袋看了三日月半天,才恍然大悟似的一甩尾巴。
“原来大人没跟您说吗?!”
“哎呀您早说啊!咱跟您解释!”

三日月:“……………”
有种……微妙的不爽呢。
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那就麻烦你了。”



————我是分割线————

明曦哄小孩子的习惯就是送礼物和爱的抱抱233
虽然能让他这么哄的屈指可数()

给大家惯例的么么哒~
ʚ♡⃛ɞ(ू•ᴗ•ू❁)

评论 ( 73 )
热度 ( 263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