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三十七。第三部分

第二个也成功了?屏蔽词到底是什么啊……崩溃
试试这部分

烛台切坐在旁边,觉得整个刀被劈成两半。

一半被长谷部激起欲望,喘息着想象他身上的人是自己…插入他的身体,把他干到失神让他只用后面就发泄…
一半坠入无穷深渊,愤怒燃烧于怨恨之上,恨不得拔刀相向把那个恶心的人和自己通通杀死。

他闭上眼试图不要看,但声音传入耳朵亦足以掀起滔天巨浪。




“主……啊……主?”
长谷部看着上方审神者的表情,被药物与欲望折磨到一团浆糊的脑袋缓慢运转。

审神者并没有看长谷部…但他昂扬的欲望和几近扭曲的笑容足以告诉长谷部他很兴奋,非常兴奋。

在…看什么………
长谷部竭力顺着审神者视线的方向扭过头。
他看见平日温和的男子满头大汗,金眸泛红。



“呼……烛台切啊。”
审神者停下动作。
“………是,主上。”
“好看吗?”
审神者心情舒畅地扭过长谷部的头,让他被玩弄到靡艳的神情彻底展现在烛台切面前。

他看着烛台切僵硬的表情和下腹掩饰不住的隆起更愉悦了,放开长谷部的头,不顾打刀微弱的挣扎掰开他修长双腿。
还含着审神者东西的地方被毫不留情的展示给太刀。

烛台切手臂青筋毕露。他感觉血气从牙关处一路往上,熏的眼眶胀痛发疼。

审神者笑了几声,压着长谷部继续动作。


忍…忍………


审神者满足以后随意披了件外袍,走到椅子上坐下。
烛台切和长谷部一同松了口气。
这漫长的折磨该结束了吧……

评论 ( 5 )
热度 ( 107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