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刀剑乱舞 黎明日月(二十五)


食用须知:
1.本文来自于看过@糖风 太太后快饿死之下自割腿肉
2.刀剑性格主要来自花丸和刀剑游戏台词,2000战无莺丸园长的我笑而不语。等什么时候他俩到手了估计才会出场。
3.可能没逻辑。可能ooc。语法一塌糊涂。不能接受请退出,玻璃心倒地哭泣
4.想到再加
5.男审他苏,大写的苏!
6.忽然意识到私设众多

大概是个治愈文。所有虐都是以前!以前!
cp三日月x男审高亮瞩目!



当夜。

华丽的金色裙摆在黑暗里拖曳在地,发出沙沙的声响。女人的步伐轻盈而富有节奏,一步步深入房间。

她赤足披发,身着繁复绮丽的金底红印十二单,妆容精致而华美,额心一点朱印与嫣红眼尾交映。
锦衣夜行,盛装而来————


她在第一扇纸门前停下脚步。
哎呀——好可惜——
金光闪烁在足下,女人无法更进一步了。
她故作忧愁的蹙了眉,提袖掩面,哀哀戚戚的开口:“妾身见过殿下———殿下无忧否?”
“一别多日,妾身实在是挂念殿下———”

屏风后亮起浅薄的光,像是点了灯笼或是一根蜡烛。少年身影映照在扇面上,随着火光跳跃晃动着。
“滚。”
他冷漠道。

女人捂住胸口,眼里也带了泪——很巧妙的没有晕染她哪怕一丝妆面。
“殿下太伤妾身的心了———”
她一挥衣袖,和室内陡然亮起了点点火光。它们悬浮在空中———像一盏盏小小的灯——照亮了女人一直被广袖半掩的眉眼。

那双狭长的凤眼金光流转,闪烁着恶毒的笑意。

她语气仍是悲戚到下一秒就要哭出声来。
“妾身都是关心殿下呀———”
女人似乎兴奋了,前一句还伤心的像被辜负了真心的贤妻,下一句尾音就抑制不住的上扬。
“特地为殿下挑了这么个地方———全都是调教好的男人,哪愁满足不了殿下呢?”
“殿下满意么?————哎呀妾身忘了————”
她也不再遮掩了,咧嘴笑起来。
“殿下如此尊贵,那些脏东西怎么能近殿下的身呢———殿下说是不是呀?”

“……………”
屏风后的少年没有说话。他像是在看什么拙劣的表演,一手支在鼓鼓囊囊的被褥上,一手搭在腿上。
“……演够了么?”

“妾身哪里是演啊———”
女人一副被惊吓到的样子。
“殿下难道还在记恨妾身做的事么?哎呀呀都多长时间了———妾身真的是为了殿下好啊———”
她说到这里笑意渐消,神色一点点阴沉了起来。
“妾身也有事想问殿下呢———殿下您身娇肉贵,”她一字一顿,言语间几乎能听见牙齿的磕碰声,“为何非要驾临妾身这堪能容身的穷乡僻壤,非要搅和进这一滩烂泥呢?”

“吾说过了———”
屏风后火光渐盛,少年的剪影逐渐清晰。
“尔等欲为何事吾不想管亦不会管———”
他话语里的冷漠嫌恶简直毫无遮掩之意。
“你到底在想什么?”

女人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拿衣袖掩了掩嘴角,又恢复到笑意盈盈的样子。
“嗨呀,妾身失态了,殿下莫要在意——”
她声音尖利,听来略有些让人不适。和室里的小火球光芒也愈发耀眼,把这悠长的房间照到灯火通明纤毫毕现。
“殿下当然不懂了…”她似乎是在对他说,又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您多么尊贵啊……”


然而屏风后的审神者大概是彻底没耐性了。
“吾没心情听你大半夜发疯,”他说道,“没什么要说的就快点消失。”

“……………”
女人一下子停住不动了。
不说话,不动作,连表情都像是凝固了一样。过了片刻她才慢慢开口,声音由轻及重。
“总是这样…您总是这样…”
“妾身最讨厌的样子……”
“您明明已经这样了……明明已经站都站不起来了——甚至要这么多结界来保护您尊贵的身躯————凭什么———”
她脸色狰狞,厉声尖叫。
“还是这么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啊!!”

烈焰熊熊而起!




三日月是被火光惊醒的。
近侍房是最靠近中庭的房间之一,三日月选择这里本是为了能最快的听见铃声———但在今夜,这也是让他能第一个醒来的重要原因。

他睁开眼时,整个房间都被橘黄的光笼罩。三日月迷糊了片刻,很快意识到这光来自中庭。

什………

三日月几乎是跳起来的,几步冲到窗前——

夜色里中庭内大火熊熊,灼热的空气扑面而来。这火太大也太凶了,高涨的火舌几乎要舔到邻近的房间。

那一瞬间三日月脑子里是空白的。

他没有想这火怎么来的,为什么这么大了他才醒或者是要如何灭火——只有一句话回荡在他脑海里。

———审神者还在里面!




“火…一期哥!火!”
“嗯…什么?做噩梦了吗?没……”
“着火了一期哥!!”
短刀凄厉的喊声划破夜空。
一期一振猝然惊醒。

“着火了…?”歌仙睡眼惺忪走出房门,抬头一看瞬间脸色惨白,“主上!!”

“这还……真是………”
鹤丸国永喃喃道,火光跳跃在他金色的瞳孔里,像夕阳下金红的云霞。
“……吓到我了……”

“中庭着火了!!”
“打水——快!”
“不可能了……这么大的火……”
“你在说什么啊!”暴怒的烛台切一把揪住大俱利伽罗的衣领,“灭火!主上有结界———”
他恍惚了一下,有点奇怪自己这么顺溜的叫出“主上”这两个字。
“——快点灭火来得及!”
“烛台切!”压切长谷部从背后遮住他的眼睛,声音低沉,“……不可能了。”


很快刀剑们都聚集到了中庭周围。
烈焰在夜色里张牙舞爪,火光照在一张张或惊惧或面无表情的脸上。

这么大的火……
打水不过杯水车薪。除非下雨是灭不掉的。
只能等它…烧完……

“天照大人……”乱攥紧本体刀——那上面有和刀鞘不太搭的金色刀拵——声音细弱,“………在里面吗?”
“肯定在啊……”药研努力压低声音,可惜颤抖的哭腔根本压不住,“他…他那么喜欢睡觉…”
“…………”
“退…别哭了……”
“好不容易……”五虎退抱着小老虎们,他定定的看着面前被火焰吞噬的建筑,泪水一滴滴砸在地上,“……好不……容易……”

一期一振听着弟弟们压抑的哭声,脸色非常难看。
他曾经经历过烈火。
即便是对钢筋铁骨的刀剑,那也不是什么可以忍受的事。具体的感觉他已经记不清了…只有被火焰燎烧的灼热与身体撕裂的痛苦埋藏在心。
……他直到现在都畏惧火焰。

……那位温和的大人……
他低下头。
……对了,鲶尾…骨喰……

不远处银发胁差用身体紧紧箍住他的兄弟。
“鲶尾……别这样……”
“他在里面!”
鲶尾对骨喰低声喊道,“我们是刀——没关系的!冲进去带他出来…修复就……”
看着骨喰深沉的眼睛,他说不下去了。

冲不进去的。
且不论这火焰有多大,已经拥有人身的付丧神能不能经过————
天照作为一个人类,已是绝对没有活路了。

他终于埋首到骨喰肩前,眼泪簌簌而下。


旁边传来小狐丸的怒吼。
“三日月宗近!你冷静点!”


——————我是分割线—————
哈哈哈哈今天打的是不是特别快!特别快!
这一章信息量很大,大家来猜猜她是谁!
(嗯…应该很难猜…下一章就说出来了)
(就当是玩一下)
惯例给大家大写的么么哒~
(๑•з•)))⋆*♡*⋆ฺ

评论 ( 81 )
热度 ( 240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