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刀剑乱舞 黎明日月(十六)


食用须知:
1.本文来自于看过@糖风 太太后快饿死之下自割腿肉
2.刀剑性格主要来自花丸和刀剑游戏台词,2000战无莺丸园长的我笑而不语。等什么时候他俩到手了估计才会出场。
3.可能没逻辑。可能ooc。语法一塌糊涂。不能接受请退出,玻璃心倒地哭泣
4.想到再加
5.男审他苏,大写的苏!
6.忽然意识到私设众多!

大概是个治愈文。所有虐都是以前!以前!
cp三日月x男审高亮瞩目!



三日月眨了眨被强光照耀以至有些酸涩的眼睛,他依稀听见鲶尾抽噎的声音,还有骨喰低声安慰。

月读被扔走了吗……
啊呀呀…
蓝衣的付丧神微笑着,注视着面前屏风上溢彩流光。

这真是很漂亮的景象。
自光芒散去后扇面上绘制的图像均摇曳生姿,边缘金光流动。山崖边樱树花落纷纷,浅金的花瓣图案满屏风乱飘。
一纸之隔,似乎就是一个鲜活的世界。

“……审…天照大人,”三日月眼中倒映这奇异瑰丽的屏风,语气轻柔,“您还在生气吗?”
“………没有。”审神者淡道,“小孩子不懂事…教育一下足矣了。”
“是吗……那您的屏风,”
三日月话语里的戏谑已经掩不住了,他笑意盈盈,甚至大逆不道的伸手去碰那些活动的图案:“为什么这么有活力呢?”

天照:“……………”

三日月眼前一黑,抬头已身在中庭。


“三日月殿,您怎么也…”
兔子眼鲶尾话还没说完,就被转过头来的三日月震的没了后文。

天下最美之刃眉梢眼角都是笑,一双眼水光潋滟月色浮动,眼波一转,美得勾魂夺魄。

“您…您…”
可怜的小胁差脸也红了,话都说不利索。
“您这是怎么了?”
他的兄弟上前一步,不满的盯着为老不尊乱飙荷尔蒙的天下五剑。
“哈哈哈哈…无事无事,”三日月宗近拿袖口掩了掩嘴角,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你们还不去见一期殿吗?”
“他肯定很担心吧……”

胁差们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三日月站在原地等了等。
“……哈哈哈哈…”
笑了一会儿后总算停下来,一看纸门:
“……噗哈哈哈哈”
他最后终于不想忍了,保持着满脸桃花一路笑回近侍屋。


三日月知道有些结界是和构建者直接连接的。
他曾见过白发苍苍的巫女,注连绳断裂的同时便逶迤在地毫无声息;也曾见过安宁稳定的结界守卫一方水土,在神明陨落后那迸裂的片片光辉犹如阳光破碎。
而天照显然是真的很生气,才会连结界都开始动荡。
……为了有人动鲶尾这么生气吗……
三日月目光一顿。


………啧。
他笑容变淡了。



月读到来,或者说天照行为造成的影响并没有很快消失。
整个本丸都被天照那句话撩动了。

“所以说…那个叫月读的就这么被扔出去了?”
“对的。”
萤丸晃晃腿,撂下一句“我去找明石”就跳下走廊跑走了。前田坐在那儿看着他走远,面前忽然多了一个白色障碍物。
“哟~前田啊,”鹤丸国永笑眯眯地,“听说审神者大人为了鲶尾把别人扔走了?”
他无比自然的坐在前田旁边,伸臂一搂,“给我讲讲吧?”
“鹤丸殿…我刚说完…”
“嗯?哎呀听说一期殿那儿围的人很多……”
“骨喰早上…”

“到底怎么回事?”
高大的御神刀坐在三日月对面:“审神者的话全本丸都听到了。”
“哈哈哈哈,老爷爷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三日月。”石切丸叹了口气。
“哎呀…”三日月垂眸微笑,“生气了放一句话而已。怎么连你也来问?”
“今剑不好意思问你,”石切丸无奈道,“他…觉得都是因为他审神者才到现在也一步不出门。”
“…………”
“你那是什么表情?有本事嫌弃有本事去锻岩融出来啊。”

歌仙这边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呼…和泉守,”他扭头问正和堀川说话的打刀,“一句话而已,这都是怎么了?”
“喂不要连饭都给我喂…嗯?”总是自称流行的和泉守兼定艰难的摁下堀川国广的手,“那个啊……”
他一把把小个子胁差搂在怀里亲了亲脸,成功让对方变成一只蒸熟的国光。也不再试图给他喂饭了。
和泉守笑了一下,这才认真的回答歌仙。

被那双瑰丽而澄澈的青绿眼眸注视着,不知为何竟有些凉意。
“我们上一任主人呢,是个不太好的人。”
“做了什么混账事你大概也都知道了吧……总之就是个垃圾。”和泉守低声说,“在他的概念里我们不过是一堆玩具,没什么好在意的。”
“我们其实对新主人也没多少期待了…对这群根本没上过战场不知世事的孩子有什么好要求的呢?难道还指望他们像土方一样爱护我们?”
“审神者…这群孩子…有这么多刀,”他扯起嘴角,“他哪里懂得曾经的主人对我们的珍视?”

不是单纯的一把兵器或是一名下属。
对刀客来讲,刀的意义绝不仅在于此。刀是朋友是情人是家人,是半个生命。
你要如何对待自己的半身?
那是别人半分染指也不能的珍重。

“所以…审神…天照大人,”和泉守看着堀川微笑起来,“他说出那样的话,我们挺惊讶的。”
“也许…他和别的审神者不一样?”
“就算是那么一丝的希望也不想放过。”他最后看向歌仙,有些自嘲的说:“挺可笑吧?前几天还把人家当空气……一发现有点可能就这么舔着脸凑过来…”

“不不不怎么会,”歌仙立马摆手,“大家愿意去了解主上…我很高兴。”
他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之前…为了让大家愿意接受主上我一直在说好话。结果还不如主上一句话效果大。”
“主上是个很好的人。因为前任审神者的关系被这么孤立冷待,对主上来讲很不公平。但换成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毫无芥蒂的去接触别人…”
“哎,总之现在这样很好。”他眼尾的红色都艳丽起来,“慢慢来,总有一天———”
“一切都会变好的吧。”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本丸的每个角落。
始作俑者倒是毫无所觉,依然每天睡睡睡(第二天他就放三日月进中庭了),还对伙食的大幅度改善非常高兴。
“唔唔!烛台切,你厨艺真是大涨了啊!”天照声音欢快,“一定是之前没有原料练手限制了!”
“钱不是问题!尽管多练!”
“……呃……是。”

每天在中庭路过的刀剑越来越多,短刀们甚至明目张胆趴在窗边往里看(当然他们看不到什么就会被结界推开)。
刀剑们刃心浮动。
如此半个多月,深感这样下去不行的各刀派大佬开了个短会。


而后第三天,三日月宗近挂着满脸“我不高兴我很不高兴”的阴沉笑容走进了中庭。



—————————
感谢各位的小心心!给大家一个特大的么么哒!
*ଯ( ॢᵕ꒶̮ᵕ)ॢഒ*♡
下一次双更(也有可能是加更)就定在380粉吧……感觉这个数字莫名很好(ღ˘⌣˘ღ)

评论 ( 57 )
热度 ( 224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