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刀剑乱舞 黎明日月(十四)


食用须知:
1.本文来自于看过@糖风 太太后快饿死之下自割腿肉
2.刀剑性格主要来自花丸和刀剑游戏台词,2000战无莺丸园长的我笑而不语。等什么时候他俩到手了估计才会出场。
3.可能没逻辑。可能ooc。语法一塌糊涂。不能接受请退出,玻璃心倒地哭泣
4.想到再加
5.男审他苏,大写的苏!

大概是个治愈文。所有虐都是以前!以前!
cp三日月x男审高亮瞩目!






然后某一天,本丸迎来了久违的客人。

那是个长相精致到雌雄难辨的男审神者。身着月白狩衣,灿银长发束在脑后,手持白玉折扇。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意味不明的四处打量着。
他身后跟着一名身着出战服的一期一振。神色恭敬亦步亦趋,只是手一直搭在腰间的刀柄上。

这名审神者大摇大摆的从鸟居直接走了进来。他踏入鸟居的一瞬间,浅金光芒从横栏上发散辐射——掠过整个本丸。

“啧啧啧…防范严密到这个地步,”他用折扇抵着下巴,对着察觉异状赶来的骨喰露出了一个傲慢的、施舍般的笑容:“我名号月读。”
“天照…大人在何处?带我去见他。”

……天照?
骨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这大概、也许、可能…就是中庭那个和明石国行有一拼的审神者的名号了。
……天照吗?


自称月读的审神者在本丸里可以说招摇过市。
他丝毫不管骨喰不时停下和他人说话的行为,亦无视所有暗处的视线。每当骨喰停下脚步他就悠哉悠哉的在本丸里看来看去,不停发出奇怪的笑声。
路过那棵雪叶铜木的大树时,月读把折扇猛然一打,遮着脸嫌弃道:“难看死了……一期!记住这种没品位的配色,绝对不准出现在我们本丸!”
“是,主殿。”

………哪里难看了。
骨喰颇为不爽。
并强行绕了一波远路。




三日月第一次在审神者未醒之时来到中庭。

这个地方和他之前每次来的感觉都不太一样……
似乎更加…晦暗。
拉门、房檐、风铃、窗边…每一处细节都阴影笼罩。说不上和以前有什么巨大的差别,但整体氛围就是完全不一样了。好像整个房间都随主人一同沉睡。
前来报信的鲶尾被结界拦在外面。黑发胁差啧了一声,只能目送三日月的身影消失在门里。
“肯定是太丑了不敢见人!这么神神秘秘的…哼!”
他撇了撇嘴,站在中庭之前等待兄弟与客人的到来。

“大人…审神者大人?”
三日月跪坐在屏风之前,犹豫了片刻才抬手敲击扇面———他记得之前歌仙就是这么叫的?
……………
意料之中毫无反应。
“审神者大人,起床了。”
“……………”
“审神者大人,烛台切送饭来了。”
“………唔…………”


“喂,那边的胁差,”月读拿扇子打了打手心,“还有多远?”
骨喰没理他,径直往前走。
月读眯了眯眼。
区区一个付丧神…
此时他们正走在曲折的长廊上。路过一个又一个房间,穿行不同的区域。他身后的一期一振缄默无言,自从看见骨喰后就一直在微笑,偶尔出现的短刀让他笑意更深。
“你在看什么呢?一期。”
“没有什么,主殿。”
“短刀什么的还不够多吗,”月读把他的扇子开了又合合了又开,心情显然不是很美妙了:“还想要回去给你锻!盯着这里的看什么看!”
“………是,主殿。”
“你刚刚是笑了吗?!竟然笑话主人!你这个逆臣!!”
“是,主殿。很抱歉。”
“你还笑?!一期一振吉光!!”

………好像也没有那么讨人厌了。
骨喰默默的结束了外围绕圈活动,往内部中庭走去。


“……哈欠……月读?想见吾?”
“是的,大人。”
“…………谁啊………”
“嗯?”三日月也愣了一下,“您不认识吗?”
说着他就站起身准备出去。
“那么我去让他们别带进来。”
“不必了。”
审神者这么说着,沉吟片刻后又说:“让他进来吧。你坐着。”
“是。”
于是三日月就又坐了下来。他半垂眼帘,月辉在瞳孔边缘闪烁。
“………审神者大人?”
“…唔………嗯?”
“您的名号…是天照吗?”
蓝衣的付丧神笑着发问。金色流苏摇晃于鬓前,映衬双眼幽深如夜,瞳中月色皎洁。
“大人这么不信任我们…连名号都不愿意告知吗?”
“天照啊…”审神者似乎想了想,“……大概是吧。名号什么的吾没管。政府那边办的。”
“三日月,吾发现你就是喜欢想太多。”
审神者最后下了结论。

三日月:“…………”
三日月:“是,大人。我会尽快改正的。”
刚刚进来的鲶尾:…骨喰!三日月殿笑的好恐怖啊救命救命!


走了大半晌,月读总算跟着骨喰到了中庭。
出乎骨喰意料的是这位看上去就身娇体弱的审神者不仅没有说累,连汗都没出一滴。
他甚至还在中庭门前整了一会儿衣服,直到一期一振表示您仪容非常完美绝对不需要再整理才收手。
“那么……走吧。”
在门口等候的鲶尾带着他们走进了审神者的居所。

这里要介绍一下这个房间的结构。
审神者的住处原本是一个二层小楼(大部分审神者都是这么住的),一层用来办公,二层是起居的地方。近侍一般住在一层,或者在二层外间铺个床。前任更干脆,近侍直接夜伽。
天照则改了个彻底。
他将面积扩大了几倍,改为单层日式的建筑。入内要穿过七层纸门,也就是七个大房间,才能到天照所在的最内间。每层纸门相隔又有两个小侧间,拉门大敞,里面摆着些雕像啊插花啊小桌啊之类的装饰。
三日月一般就在屏风跟前坐着,烛台切送饭时也要一直送到屏风前面,偶尔还介绍一下新作品。

月读则没有走的太近。
鲶尾带着他走到离天照较近的第二重门时,趾高气扬了一路的银发审神者停下了脚步。
不明所以的刀剑男士们忽然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推着他们向旁边退了几步,三日月则自觉起身,退向屏风边缘。
月读压袖躬身低眉顺眼,屈膝下跪,对屏风行了个结结实实的叩首大礼。
———位于他身后半步的一期一振一脸“我一定是在做梦”,也跟着自家主君下跪行礼。
等月读起身,侧间的小几已滑到他身前。他恭顺地坐下了。

鲶尾这时才反应过来,这是古时臣民觐见君主时行的礼。他和骨喰互相看了看,也跟着三日月在旁边跪坐。

“日安,天照大人。”
月读笑容乖的不像话,连四处乱看的狐狸眼也规规矩矩只看着屏风底板。
“我是月读,遵命前来探望大人。大人身体康健安好,月读万分欣喜。”
他连语气都柔柔的,简直像换了个人。

骨喰:…………

“不必装了…”天照懒洋洋的说,“你进来的时候说什么当吾听不见吗?”
月读笑容一僵。
“被惯坏的小崽子…”天照一边说着,一边又打了个哈欠,“还有什么事一口气说完。”
“……没、没什么了…”
月读脸色难看的可以,他讷讷的说:“天照大人您一切安好……就没什么了。月读…就是来拜访大人的。”
“……为了这种事叫醒吾…”天照的声音低了下去,他漫声道,“你以后不必来了。”
“尔等欲为何事吾不想管亦不会管。往日如此,今日如此,未来仍如此。回去告诉她。”
“你走吧。”
随着天照话音落下,除三日月外的人均是眼前一花,就站在了他们刚刚走进的中庭门口。最外层的纸门狠狠闭上,险些夹到月读的袖子。

“主殿……”
一期一振颇为担忧的看向他的主人。
月读的脸整个涨红了,他身体不停颤抖,一只手紧紧抓着一期一振的胳膊。
“您别…”
“他、他…”月读一开口就是浓重的鼻音,“欺人太甚!”
“……虽然很抱歉,主殿,被这么扔出来您也有原因的。”军装的俊秀青年相当无奈,“不是早就提醒过您要注意态度了吗?”
“我怎么知道…!”
月读控制不住的就想喊,看见鲶尾骨喰背后的纸门才狠狠闭上嘴。力道之大都能听见牙齿碰撞的声音。
他红着眼睛咬着牙忍了一会,拿大袖子一抹脸,气哼哼的就要往外冲。就在他将要出门的一刹那,他回头看了眼中庭。
————和站在门口的胁差兄弟。



…………………………………
今天卡文了(/ω\)
更的晚了些真是抱歉抱歉(T_T)
这章那些礼节啊啥的都我瞎编的
没错审神者有名字哦(没想到吧.jpg)

评论 ( 63 )
热度 ( 221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