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刀剑乱舞 黎明日月(四)


食用须知:
1.本文来自于看过@糖风 太太后快饿死之下自割腿肉
2.刀剑性格主要来自花丸和刀剑游戏台词,2000战无莺丸园长的我笑而不语。等什么时候他俩到手了估计才会出场。
3.可能没逻辑。可能ooc。语法一塌糊涂。不能接受请退出,玻璃心倒地哭泣
4.想到再加
5.男审他苏,大写的苏!

大概是个治愈文。所有虐都是以前!以前!
cp三日月x男审高亮瞩目!



歌仙随药研走后,刀剑们真正的会议才开始。
“……于是就这么被轰出来了。”三日月眉眼弯弯。
“什么啊……”乱懒洋洋的倒在地上,“跟我想的审神者差的太大了吧。”
“不过对于我们来讲,什么都不管是目前最理想的审神者了,运气真好啊。”明石半眯双眼,“要是管东管西才让人头疼。”
“可是…可是…审神者大人到底是真的怕生…还是讨厌我们呢…”五虎退抱着他的小老虎,闷闷不乐。
他和药研来时前任审神者已被举报。算是受其荼毒最小的几把刀剑之一。三日月看着退暗金的双眼,终于收回挂了很久的笑容。
“退…”天下最美之剑叹息,他眼中月影楚楚,千年的沧桑都化作了月后浓重的墨蓝,“审神者怎么想并不重要。”
而后他没有再说话了,只看向中庭,目光深深。
五虎退有些无措地看看三日月,又看看也敛去笑意闭目沉思的明石,不知为什么大家忽然都沉默了。
他…他说错什么话了吗……
“审神者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先调整好对他的态度,”青江摸了摸他的头。
他见五虎退还是不大懂,只好又说,“你看…有人会愿意接近一群时刻准备刺伤人的刀吗?”
五虎退的眼睛黯淡了下来。
没有的。
他低头看着怀里小老虎毛茸茸的头顶,不到片刻就难过的模糊了视线。
这不是审神者的错。
可这也不是他们的错。
“三日月殿,”江雪声音冷如寒冰,“今剑不见了。”

同一时间,歌仙和药研正站在卧室门口。
“本来这里是宗三小夜住的地方,后来江雪殿来了,就给他们三个换了个大房间。您看这里可以吗?”
房间里素净敞亮,因为久无人住落了一层灰。歌仙看到角落里的书桌和花瓶,明显愉悦起来。
“甚好!真是风雅之地……宗三小夜也在吗?刚刚我居然没看见…”
他笑着回头看药研,心里登时咯噔一下。
“…………宗三被前任审神者…的时候…小夜……后来审神者不给小夜手入。久而久之就无法保持形体了。”药研含混道,眼睛隐在镜片之下,“……不过没有碎刀已经很幸运了。”
“……………”
微风吹过,房廊下风铃响了片刻。
“是我疏忽了。”歌仙关上房门,“现在就去向主上说明手入的情况…”
他犹豫了片刻,看着发顶只到他下巴的少年。
“…要一起吗?”

歌仙和药研快步走向中庭。
“歌仙先生…”
“怎么了吗?”
“审神者大人…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嗯…这个嘛……”歌仙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哎?您不是审神者大人的初始刀吗?”
“话虽如此…从见到主上到现在也不过才两天。我只能说,”碧色双眸的男子笑容温柔,“主上虽然怕生又懒散——你敢相信我到现在连他脸都没看见过吗——但是是个温柔的人呢。”

“像是个贵族小孩子…既要端着脸不能亲近人家告诉他的下人,又总是不由自主想要对别人好…主上进到本丸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环境和房子彻底换了一遍。'这是住的地方吗',主上的原话哦。其实想要住的舒服只要换中庭就好了啊……还特地声音放的很小,没有惊醒你们。”
“对了,主上的声音很好听哦。”歌仙对药研微笑,“药研君可以期待一下。”
“是、是吗……”药研有些扭捏,“主上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女孩子好像比例更高一些…”
“嗯…这个…”歌仙脸色复杂了起来,“实不相瞒……单从声音完全听不出来呢……实在是有违风雅,竟连这个都判断不出来…哎?!!那是今剑吗?!”

在中庭审神者居所之前,一个满身血污的男孩子跌坐在地。

评论 ( 9 )
热度 ( 199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