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刀剑乱舞 黎明日月(六十)

食用须知:
1.本文来自于看过@糖风 太太后快饿死之下自割腿肉
2.刀剑性格主要来自花丸和刀剑游戏台词
3.可能没逻辑。可能ooc。语法一塌糊涂。不能接受请退出,玻璃心倒地哭泣
4.想到再加
5.男审他苏,大写的苏!
6.忽然意识到私设众多

大概是个治愈文。所有虐都是以前!以前!
cp三日月x男审高亮瞩目!


王座上的女人缓缓起身,冕旒垂在面前纹丝不动。她抬手面向殿内,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宫殿里回荡。
“今次之宴就到这里。各位请回吧。”
“谢陛下恩典。”
殿内各人躬身行礼,而后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向外走去。此时灯火稍暗,地板上镶嵌的夜明珠影影绰绰指出了一条道路。


“好了,走吧……咱们出去再聊。”
池田像是忌讳什么似的,说话时声音压的很低。他快步向前走着,一回头却发现浦岛还站在原地。
“?怎么了?还不快走?”武将满脸诧异,“有什么出去说,这地方可不能久待———”
他拉了一把浦岛,没拉动。
胁差的表情在逐渐昏暗的光线里看不大清楚,只见他漂亮的蓝眼睛波光浮动,一点点冰冷起来。
“池田大人,您为什么急着走?”
“你别是昏了头吧,”池田急道,“这里可是龙宫———再呆着不走就麻烦大了!”


浦岛虎彻的名字来源于身上雕刻的浦岛太郎花纹。
那是个人人皆知的故事———
名叫浦岛太郎的孩子被报恩的乌龟带到了龙宫里,在仙女的招待下过了一段神仙日子。后来想家的孩子执意要回到自己那个小村落去,仙女恋恋不舍同他道别。
“你一定要走的话也没办法,一定把这个百宝箱带上吧。只是请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能打开呀!”
带着礼物的浦岛兴冲冲回到了村落,却发现一切熟悉的人事都消失不见。他怀抱希望打开仙女的礼物,在一阵白烟中变成了老头。

龙宫一日,地上千年。


“你是想锈了不成?”
池田又好气又好笑,再次催促浦岛快些走。此时人已经走了大半,只剩稀稀拉拉一些人还在殿内。
若真是个半大少年,怕是已经随大流出去了。
浦岛笑了一下,使了个巧劲从池田手里挣了出去。他依然笑容爽朗语气热情,目光却已没有了之前的温度。
“我就不出去啦———您走吧。”
“………………”
池田沉默片刻,那种亲昵的神色慢慢褪去。他站直身体审视着这把曾属于自己的刀,倏然叹了口气。
“真不走了?”
“不走啦。”浦岛仍是笑嘻嘻的,“主人要我做的事还没做呢——怎么能现在就走?”

殿内基本没什么人了,那扇华美的大门“吱呀”一声,开始缓慢合拢。
池田听到这声音再次叹气。他上前拍了拍浦岛的肩膀,在少年橘黄的头发上狠狠揉了一把。
“那就加油干吧————”
留下这最后一句话,他急匆匆走了出去,再没回头。

他跨出大门的一霎那,殿内所有灯光骤然熄灭。只剩地面墙壁上的夜明珠发着幽幽冷光。浦岛深吸了一口气,挂上笑容回头。
哪还有什么龙宫王座,他正站在漆黑的洞穴中心,四周散落的满是珍珠。
在本该是王位的地方,华服女人也没了身影。一双巨大无比的暗绿双眼在黑暗中缓慢睁开,居高临下看着浦岛。
浦岛和它———或者说她———甚至都不能算得上对视。没有什么其他原因……你会和一粒大米对视吗?
胁差觉得可能她眨个眼睛,带起的气流都能把自己吹飞。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还没开口说什么就见那双眼睛慢慢下降,直到和他基本处在一个水平线。
浦岛悲伤的发现自己连对方瞳孔的高度都到不了。

而后她开口了,声音如雷电轰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浦岛觉得脚下的大地都在颤动。

“不错。”
“走吧———好好对他。”

一阵剧烈的抽离感忽然袭来。



“哎呦………”
浦岛头晕眼花,猛然自半空掉落把他摔的够疼。他揉揉摔的几乎四分五裂的屁股,一抬头正对上三日月不善的目光。
那双漂亮的月牙几乎要凝上冰了。
“呃……日安?三日月殿……”
他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能傻笑起来想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明曦已经被吵醒了。

三日月没再看他,几步走到屏风里。审神者正处于将醒未醒的阶段,他迷迷糊糊感觉到三日月跪坐在身侧,拽着太刀的大袖盖在脸上。
“………浦岛?”
片刻后他轻声问。
“是。需要让他先离开吗?”
明曦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他半靠着三日月坐起来,眼睛还是闭着的。
“唔………倒是挺快。”


浦岛老老实实坐在屏风前,一句话不敢说。直到听见明曦低声和三日月说话才松了一口气。
他犹豫了一下,对着屏风正中俯身弯腰。
“羲和大人…十分抱歉。”
“嗯?”他家主君的声音懒懒散散,像带着钩子似的抓人耳朵,“怎么了?”
“我好像没能通过龟妈妈的检验……”

胁差沮丧到头发都没精打采了。
他低着头,两手紧紧抓着裤子。

浦岛其实根本没搞懂那位龟妈妈——也就是华服女人想干什么。他隐隐知道不能和池田大人走出那个所谓的龙宫(那真的是池田大人吗?),也知道王座上的就是龟妈妈……可完全不知道这个检验是个什么流程。
他除了吃喝聊天什么也没做呢———事实上和龟妈妈一句话都没说!
不过显而易见他是没通过的,浦岛根本没见到小龟的哪怕一只爪子……嗯?

浦岛看着自己衣服里正在使劲挥舞的小白爪,表情有些呆滞。

“说什么呢?”明曦笑了一声,“它不就在你衣服里吗?”
“好了……你都见到了什么?跟吾说说。”
“是…”



“然后?”
蜂须贺虎彻问。

浦岛正在跟他的新朋友,取名为龟太郎的小龟玩眼对眼游戏。这是只通体雪白的“碧水白玉龟”———来自羲和大人的介绍———成长缓慢但实力强大,成年后体型巨大,甚至有在它身上建城的先例。
不过现在呢,龟太郎还是一只巴掌大的小龟。浑身雪白肌理细腻,白玉似的龟壳上花纹精致,翠绿的小豆眼晶亮晶亮。它不动的时候,比起活的龟更像一个工艺精湛的艺术品。

“然后就说嘛……看这边看这边!……就说都干了什么,说完羲和大人就叫我回来啦。”
“大人没说什么?”
“嗯……好像说了一句多此一举,就没什么别的了。”浦岛心不在焉,试图把龟太郎放在头顶。


蜂须贺想了又想,皱起眉头。
多此一举………?



————————我是分割线—————
哇居然60章了……之前万万没想到会写到这么长啊。
现在看来完结遥遥无期(愁)
800fo和1000fo的肉也没写(更愁)

唉……前路漫漫……

给能看到这里的大家么么哒~
ʚ♡⃛ɞ(ू•ᴗ•ू❁)

另外最近事情很多,没有给大家回复真是抱歉。评论我都有好好看!
真的!
真真的!

评论 ( 32 )
热度 ( 219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