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同尘

热爱小甜饼~

刀剑乱舞 黎明日月(五十三)

食用须知:
1.本文来自于看过@糖风 太太后快饿死之下自割腿肉
2.刀剑性格主要来自花丸和刀剑游戏台词,5000战无莺丸的我笑而不语。等什么时候他到手了估计才会出场。
3.可能没逻辑。可能ooc。语法一塌糊涂。不能接受请退出,玻璃心倒地哭泣
4.想到再加
5.男审他苏,大写的苏!
6.忽然意识到私设众多

大概是个治愈文。所有虐都是以前!以前!
cp三日月x男审高亮瞩目!


第三日黄昏的时候,三日月根据明曦的要求,用木盆装好那团蠕动的血肉拿进中庭。

他看着手上木盆,眼里的嫌恶几乎要溢出来。

太…恶心了。
血腥气混合一些微妙的臭味,加上多日在尘土中被剁碎再剁碎染上的泥浆……
为人时何等张扬跋扈,此时“前审神者”就有多悲惨。事实上三日月很怀疑……这一团支离破碎的肉体,还有前审神者的意识吗?

他将这木盆放在明曦面前。



审神者没有说话。
他只是倚在被褥里,用那双光华璀璨的金红色瞳眸静静注视着木盆。

那里面的东西蠕动的频率先是剧烈加速——看上去像是什么怪物要从盆里爬出来——又很快减慢,不过片刻就再无动静。
随着它速度减弱,混着泥土的血水就一点点从肉团里渗出…没过多久就占满木盆,眼看着要从盆里溢出来了。

审神者看了半晌,慢慢闭上眼。
“恶心。”
他简短评价。

话音刚落,那盆血肉发出“呲啦———”一声,陡然化为黑色。





“妾身—————”
女人正高坐王位之上,身着鲜红锦衣,莹莹黑发蜿蜒至脚踝。她看着自己花纹精细的指甲,神色猛然一僵。
“————退下。”
她语速极快地对身侧侍女吩咐道,而后衣袖一挥,身形闪现在内室。
桌前端坐着她的弟弟,正调试乐器。她几步上前,还没说出什么来就一大口血喷在她弟衣服上。

“咳…咳……啊…”
她吐了好几口才停下,拿手背狠狠抹嘴。
“…………你怎么搞的。”
月读神皱着眉头擦了擦衣服。
“上次伤还没好全…又去招惹那位殿下了?”
“咳………这次妾身可什么都没干,”天照示意弟弟把她扶到榻榻米上躺下,“那些蠢货…咳咳…好像被发现了……”
“早就和你说过要控制着点。”月读冷淡道,“全发现了?”
“哈…那还有你我的活路?只是一个小支脉的人惹到他头上了…咳。”

“姐姐,你是不是忘了?”
月读挑眉。
“那位殿下要清算,可没我什么事。”

“得了吧……”天照终于缓过气来,斜靠在墙上笑,“你是妾身的弟弟——真被发现了大家都逃不掉。除非你剔去父神血肉…”
她说到这里又笑了起来,暗金双眼波光流转。
“否则可都在我们小殿下的目标范围。”

月读看着她一身斑驳血液,嘴角动了动———最后没再说什么。
他也没管看上去凄惨无比的姐姐,径直回到原来的地方调整他的乐器了。


天照嘴角含着笑,歇了半天后换身衣服,才找来近身侍女吩咐了什么。
侍女走后她对着弟弟询问的目光,吃吃笑起来。
“得做点什么顺顺毛嘛————不能真惹恼了小殿下。”她唇色殷红如血,“这些付丧神可真能惹事啊……”
尊贵的神袛目色冰冷。





明曦没出声,三日月也就没动作。他跪坐在屏风内静静等待。
变色后不久,一股蛋白质烧灼后的味道猛然扑面而来。连同木盆在内的血肉一息之内便化为飞灰———打着卷飞出窗户去了。

审神者整个人都极度倦怠起来,他深陷在被褥里迷迷瞪瞪挥了挥手示意三日月可以出去了。
想到明曦今日的清醒时间几乎可以算破纪录了,三日月没再打扰他,安静离开。





数珠丸恒次慢慢把佛珠缠在手上。
他卸下了手套,露出长年不见日光的苍白双手。纤长骨感的手指上此刻满是冶金符文。那些复杂精美的纹路一路向上,在他胸口处汇聚为隐约的鸟型图案。
他抚摸着时而光华流动的纹路,眼中终于沁出了笑意。


审神者给出的解决方法简单粗暴。

“你是刀。”
他的声音自屏风后传出,慵懒魔魅。
“杂质而已……淬炼即可。”

而后自屏风上喷薄而出的金色灵力带着不容抗拒的灼热与疼痛攀缘而上,连同人身本体一起烙印。
数珠丸战栗着却也欣喜着。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战了。这久违的疼痛唤醒了他昔日厮杀征战的记忆……他曾作为“天下五剑”立下赫赫威名之时。

佛刀闭上眼,脸色白到透明,眼尾却嫣红愈盛。

“什么时候不疼了,你也就好了……哈欠…”审神者情绪语气恹恹的,“现在…你想要什么?”
“当作引他前来的报酬了。”

数珠丸恒次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收获。他本想拒绝,却很快想到了别的事。

审神者死了…他本丸的刀剑们会怎么样呢?
陪同审神者前来的他又会怎么样呢?
如果只是碎裂,数珠丸恒次并不畏惧——诸行无常,灭亡亦是必然。但前任成功教会了他人类能有的龌龊手段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的方法绝不罕有。


许久之后他郑重躬身行礼。
“能否请您…保住我和我的同伴们?碎裂不足为惧———只是……”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审神者却显然懂得。

他感觉到这位陌生审神者的视线在他身上滑过,似有千钧之重。
“可以。”
屏风后的人最终应道。




午夜时泽音展翼而去,又在第二日午时化为狐狸回来。他带回了天照的歉意和口信,并拿到了时之政府大笔赔偿。
———虽然这些赔偿明曦也用不上啦。
直到看着前任审神者本丸刀剑确实分去了记录良好的审神者手下,他才高高兴兴向明曦复命。

然后发现明曦的注意力又被三日月弄走了。

泽音:QAQ

——————我是分割线—————
出来冒个泡
现在实装刀剑就差茶丸了(冷静捏茶杯)
他是真的不想要戏份啊……呵呵(冷笑)

嗯…以及这一章码的跨度有点大,会不会看不太懂?
时间线是这样的:
明曦见数珠丸———收拾前任———派泽音出去

嗯…还有就是这一周内更新的概率很小。
因为概率论太难了(绝望的哭出声)
一个字都看不懂!!!
还有老师说的这叫什么
“重点都告诉你们了,应该有可能及格了?”
你不要吓我啊QAQ你不要吓我!!

给大家惯例的么么哒~
ʚ♡⃛ɞ(ू•ᴗ•ू❁)

评论 ( 45 )
热度 ( 238 )

© 阮同尘 | Powered by LOFTER